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>
橘色奇蹟
发布时间:2019-08-31 17:38:41来源:头头体育-头头app-头头官网点击:13

  荷蘭,這個位於歐洲大陸西北的低地國家,在世界地圖上雖是個蕞爾小國,但若講到足球,它卻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足球巨人。對筆者來說,若講到荷蘭,腦中就會聯想到令人過目不忘的亮橘色國家足球隊隊服,就會想到名聞遐邇的全能足球,更會浮現那無與倫比的Johan Cruyff。

  1947年,Cruyff出生於荷蘭阿姆斯特丹一個勞動階級的街區,臨近阿賈克斯隊的主場De Meer Stadium,他的母親是阿賈克斯訓練中心的清潔工,父親則是一名雜貨店店主。從10歲起Cruyff就跟著阿賈克斯隊一起訓練,父親在他12歲時因心臟病發過世,就此Cruyff自陳他的生命軌跡被阿賈克斯定義了,從球場的草皮管理員到傳奇教練Rinus Michels,不僅讓他變成一名更好的足球員,更變成一名更好的人。1964年,17歲的Curyff進入了阿賈克斯一隊,兩年後他幫助球隊拿下荷甲聯賽冠軍,這也是他生涯9座荷甲冠軍中的第一座。Johan Cruyff是足球史上最優秀的球員之一,足球史作者David Goldblatt說型塑現代荷蘭的三重遺產—社會解放、對於運動中的身體的美感鑑賞力提升,以及理智的經濟個人主義,全都壓縮、概括在Johan Cruff身上!

  Cruyff具備超凡的平衡感和卓越優雅的控球技巧,他的速度驚人(不過Cruyff會說那是因為他的腦袋運轉很快,知道什麼時候要“加速”),可以做出令人目瞪口呆的衝刺、過人和轉身(好比說著名的Cruyff Turn)。他似乎天生具備精確的幾何與空間概念,讓他能夠從各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射門,而且在傳導時預見當下尚未出現的空檔。運動記者David Miller說Cruyff是「穿著足球鞋的畢達哥拉斯」,而作為一名團隊球員,才是他展現超凡價值之處,他是場上的指揮官,當他沒碰球時,他會說話組織球隊,會引導隊友跑位,調動所有人奔赴當下危機和機會的所在…

  而John Cruyff和阿賈克斯教練Rinus Michels,更共同發展了日後名聞世界的「全能足球」,1971到1973年,阿賈克斯連續三度在歐冠掄元(分別擊敗了希臘的潘奈辛奈克斯、意大利的國際米蘭和尤文圖斯),他們不僅帶走勝利,還用一種前所未見的方式踢球。作家David Winner在1972年目睹了他支持的家鄉球隊阿森納對上阿賈克斯的比賽,阿賈克斯踢的是一種美妙又昂首闊步的比賽,他們一種奇怪又令人困惑的方式在跑動與傳導,但漸漸地你會發現一幅錯綜複雜又迷人的圖像。最終阿賈克斯以2比0擊敗阿森納(不過David Winner承認如果想要,那場球阿賈克斯可進起碼5球以上),當時的阿賈克斯似乎來自另一個時空,而那場比賽後,David Winner也從此變成荷蘭足球迷了。

  1960年代末期,阿賈克斯從4-2-4陣型改為4-3-3,自此這便是阿賈克斯體系的核心。David Goldblatt說在此核心中,每位球員都有專屬的指定號碼、位置和任務。其中最重要的創新在於將這些位置想像為球員在流動網絡中的節點,也就是說以球員當時在場上的位置,來決定他要扮演什麼角色,而不是由球員的背號或賽前的勞動分工來決定。

  當他們進攻時,11個人同時進攻;防守時,11個人同時防守。他們尋求將球傳給在場上擁有最大空間的球員,因為唯有擁有空間,才得以移動或取分。位置與功能的彈性,空間的延展與壓縮,策略性地追求空間,這需要場上的每一個球員都具備全能的技術,戰術與空間意識,以及快速轉動的思維。英國著名記者Brian Glanville說全能足球這個詞本身就令人感到些許困惑與不精確,大體上來說,那是一種阿賈克斯連拿三次歐冠盃冠軍的踢法(當然,要不是1973年Johan Cruyff堅持要轉會巴薩的話,Glanville認為阿賈克斯的歐洲冠軍還會繼續拿下去),那是一種場上“任何人可作任何事”的足球,前鋒可以變後衛,後衛也可以變前鋒,多才多藝。Johan Cruyff的位置是進攻中場,但他跑動的位置遍佈全場,他的隊友也隨著他靈活地變化著自己的場上位置,但球隊陣型並沒有產生混亂。作家Nicky Hornby在書中更扼要地說:在72/73球季一開始有半打的球賽都踢Total Football,防守球員必須要能進攻,進攻球員必須在中場踢球,那是足球的後現代版,深受知識份子歡迎…

  標籤